王诤传 (连载三十七)
鲁之玉 于致田 张伯义 2018-10-19 《王诤传》
分享:

1947年3月6日,王诤为了在通信装备撤离延安时做到有序转移、逐一接替、万无一失,做出了如下安排:

3月8日,将延安文字新闻电报移交军委三局直属台拍发。

3月10日,延安对外公开宣传通信、同国民党统治区的联络,转由设在瓦窑堡吴家坪地区的2部500瓦电台及6部100瓦的通报台接替;与各根据地电台的联络,移交设在吴家坪的通信基地;随中央军委行动的2部15瓦电台(配手摇发电机)担负与刘伯承师长、陈毅军长、贺龙师长、聂荣臻司令员、陈赓司令员、陕甘宁前后方、东北局及民主联军总部、李先念司令员等9处的联络工作。

3月14日,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由瓦窑堡好坪沟广播电台接替。3月21日,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改名为陕北新华广播电台,呼号仍用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的XNCR;4月1日,再次改由设在晋冀鲁豫军区涉县沙河村的广播电台接替,呼号照旧。


图片来源:网络

在大决战的日子里

在毛泽东的精心运筹下,从1947年7月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了战略进攻。

时至大决战前夕,鉴于战略进攻在全国广大地域内展开,无线电通信成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实施战略指挥的唯一手段,通信联络的规范化和通信保密的重要性日益紧迫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3月24日,周恩来起草的中央军委致各野战军负责人的电报中指出:“蒋敌现有测量电台方位的设备”,“但对小电台,因电波弱,不易辨别。因此,愿你们在作战前部署期间及作战中,均不用无线电传达,或将司令部原属之大电台移开,改用小电台,转拍至大电台代转,以迷惑敌人。”此后,军委三局及各战略区均据此采取了相应措施,并于当年12月召开了通信保密会议。军委三局王诤、王子纲,机要局李质忠,西北野战军参谋长张文舟等参加会议,周恩来作了四言八句的小结:“划清系统,调整人员,改装机器,变化手法,模仿敌人,多种呼波,严守纪律,加强保密。”会议结束后,王诤主持拟订并发出一系列指示和规定,又编印了《关于无线电通信工作中的对敌斗争》,中共中央社会部也编印了《电信侦测常识讲授提纲》,下发各战略区。

王诤及军委三局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通信器材的筹措与分发。

战争进入战略进攻阶段以后,野战兵团开始超越本区域作战,而且由于形成环境条件不同,各兵团与各大战略区的情况存在种种差别,原有的筹措供应体制难以维持,而新的全国统一的经济管理体制和全军统一的供应体制尚未建立,通信器材实行集中管理、统一供应的条件尚不具备,于是,王诤提出了以原来分散经营为基础,加强统一计划与加强领导的方法。首先,摸清各大区通信器材收发缴获情况;根据部队扩编计划,明确各区对外支援任务;逐步建立器材运转仓库,库存器材由军委三局统一组织分发,进而制订出配发数量,例如步兵军配各种电台18部,兵团部配电台7部,野战军总部或大军区配电台17部,团部配电话单机10部,师部配14部,军部配20部,兵团部配24部,炮兵团配50部等等。以此为标准,通信设备从华东军区等抽调,以支援南下的刘(伯承)邓(小平)大军、陈(毅)粟(裕)大军、陈(赓)谢(富治)兵团和其他军区。

<未完待续>